学院概况
  • 学科概况
  • 科研机构
  • 科研成果
  • 学生科研
学校简介

温州都市报:“红歌季”里,合唱达人那叫一个红

发布者: 文章来源:音乐学院 发布时间:2011-05-15 浏览次数:

排练时,叶文辉老师总是激情四溢。 王诚 摄

 

        温州都市报5月12日讯  《游击队歌》、《保卫黄河》、《洪湖水浪打浪》 ……这些熟悉的红色旋律,近两个月来,频频从我市的一些单位、企业里飘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,六七月间,市委宣传部和温州市总工会将联合举办“永远跟党走”——纪念建党90周年温州市万名职工红歌大赛,省、市多个系统都将分别举行红色歌曲比赛。

       在“红歌季”里,来自温州合唱界的达人们奔波在各个单位、企业的排练场,用自己的专业技巧和丰富经验,把一群不协调的声音,“调教”成和谐统一的声音,唱出红色的旋律。

        他一天要赶四场合唱排练

        叶文辉,温州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,温州大学音乐学院合唱团、温州市合唱团指挥。眼下,他同时担任10个合唱团的指挥。其中,绝大多数团队都要参加“永远跟党走”——纪念建党90周年温州市万名职工红歌大赛。

        叶文辉究竟有多忙呢?他张口细数:周一、周四、周五的中午是一家事业单位的排练,周三下午是学校里的排练,周三、周四晚上是市合唱团一团、二团的排练……记者留意算了一下,仅周四一天,他上午9时~11时要去一家机关单位;中午12时30分~下午2时30分,另一家事业单位;下午4时~6时,一家医院;晚上7时~9时,市合唱团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 从周一到周日,上午、中午、下午、晚上等几个时间段几乎都排得满满的,除去学校正常的教学,其他时间几乎被合唱占满了。“今年这个学期我就没去学校接过女儿放学,早出晚归的,经常是周末才能看上她一眼。”叶文辉说。

        排练“百宝箱”里藏“双黄连”

        进了排练教室,叶文辉总是先把手上拎着的一个无纺布袋子搁在桌上。布袋子的手提带已经磨得起毛了,记者提了一下,还挺沉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他的“百宝箱”,每天跟着他穿梭在各个单位合唱团的排练现场。里面有什么呢?两个便携式扩音器,一个密封茶杯,两个厚厚的文件夹,和一盒喝了大半的“双黄连口服液”。

        便携式扩音器,曾买了三个,用坏了一个。剩下的两个,每天晚上回家一定要记得给它们充好电,第二天一早带出门,这样排练的时候,面对六七十个人,说话不会太吃力;文件夹里,整齐地摆放着曲谱,厚厚一叠,有十来厘米高;“双黄连口服液”是前几天医生开给他的。

       从今年3月底开始,叶文辉应邀为多家单位的合唱团担任指挥。因为排练太多,说话太多,4月底他的扁桃体发炎并逐渐加重,后来开始发烧,反反复复烧了七八天。5月6日晚上10时多,他扛不住了,去看了急诊。即便这么发烧,手里这么多排练,叶文辉一场都没落下,而且,为了防止因感冒耽误排练,这么闷热的天气,他都身穿长裤、长袖,将自己包得严实,甚至衬衫里面还穿着棉毛衫。一场排练结束,他的衬衫早已被汗水湿透,贴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 孩子半夜醒来说“妈妈,你好”

       记者了解到,现在各个单位的合唱团,大多有四个声部,这样,除了指挥外,还要有教分声部的老师,他们组成一个小团队,共同指导合唱团。

     “ 速度不要加快,这个地方要有轻重感……”昨日下午3时许,市实验小学音乐老师蒋麒正在为该校的孩子们辅导合唱,他们要参加中小学艺术节比赛。晚上6时30分,蒋麒要赶到一家事业单位,为该单位的合唱团排练。蒋麒家住在城市西面,这家单位在东面,每周两个晚上,她都要来回横穿城市。“过去的时候,容易遇上交通晚高峰,最快也要40分钟,如遇路阻,就要1个小时。”她说。高强度的工作间隙,蒋麒常要喝两三瓶矿泉水,以保护嗓子。

        蒋麒有个2周岁的孩子,这段时间,她几乎顾不上跟孩子说上一句话。早上8时,蒋麒出门的时候,孩子会抱着她不让她离开;晚上9时多,当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时,孩子早已安然入睡。有时候,孩子会半夜醒来时对她说:“妈妈,你好”。

      “狠”吃早餐,提供一天的能量

       24岁的陈波,在市地税局鹿城税务分局工作,是温州市合唱协会的成员。工作之余,他要为3家单位的合唱团担任声乐老师,和叶文辉一样,最近过的也是“赶来赶去”的日子——早上6时40分起床,8时30分上班,中午12时准时出现在辅导现场,下午1时35分匆匆赶去上班,晚上5时30分下班后赶去一家单位辅导培训……陈波说,除了工作,他现在一天都要挤出好几个时间段给合唱团,有时候直到深夜1时多才回家,“如果晚上10点多能够躺到床上,就是幸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一忙起来,陈波根本来不及吃饭,常常一天就靠早上的那顿饭支撑着。“所以,我早上起得特别早,这样可以狠狠吃上一顿,不容易饿了。”陈波打趣道,“其实饿着肚子排练比较符合唱歌要求,唱歌不能吃得太饱,不然气息就容易上浮。”

        陈波说,其实培训的2个小时,无论是拍手、跺脚、大声唱,他都没感觉到累。可是一回家,疲倦感就席卷而来,脸一贴到枕头就睡着。“以前躺在床上,我都会想着今天做了什么事,明天要做什么事。可最近这段时间,忙得来不及想。”

       调教“专业级”的业余团队

       合唱,每个人的声音都要和谐统一。而每个单位的合唱团,都是由没有声乐基础的业余选手组成的,想让这六七十个人各有个性的声音相互靠近、相互统一,叶文辉和同事们,除了帮助选曲、选人,还要从基础的发声、咬字开始教起。而且,每个合唱团起码分四个声部。叶文辉说,即便是教业余团队,他们也希望用专业标准来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 由于是非专业团队,有些合唱团成员对合唱技巧往往不得要领。这时,陈波就设法引导:有的人唱不出声音,就让他们把嘴巴张大,尽量将拳头塞进去;兴奋度不够,就让他们围在自己身边,带动着一起唱;感情不够,就亲自示范一首歌,让大家体验运用不同情感演唱的效果……陈波还在每支团队的谱子后面做上记号,哪些成员的演唱有问题,哪段曲子需要重点注意等。为了帮助演唱团成员更好地理解歌曲、培养演唱的感觉,陈波把歌词一句句拆开,一段段曲子反复练习,落实到每一个音符,每一个气息上。

       不仅要唱准,还要唱好,这就考验指挥的综合能力了。叶文辉说,指挥,是一个合唱团的灵魂,尤其是唱红歌时,演唱者对作品的理解、情绪的调动、作品的演绎,都要靠指挥的协调牵引。尤其是排练业余团队,指挥的激情尤其重要。“他们不是专业人员,只能模仿我们的唱法、感觉,经常是我唱一句,他们跟一句,所以排练时,我们自己就必须有激情,情绪要饱满。”

       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每位教合唱的“达人”们,尽管被繁重的排练累得够呛,不过,一站到合唱团的团员们面前,总是显得很兴奋。前天下午,在一家事业单位合唱团的排练现场,叶文辉的指挥很好地演绎了这句话。排练时,他的表情很丰富,有时张大嘴巴,有时示意轻声,头发也随着手势和身体的摇晃而甩动。稍觉不对,他立刻喊停,一遍遍重来。“声音一定要立起来,不要咬那么清楚”、“再慢一点!慢一点!”……

      “红歌季”带来什么?

        温州到底有多少个单位、企业在唱红歌?温州市合唱协会会长邹跃飞说,这个数字一下子还真统计不出来,有些单位是去杭州参加所属系统的比赛,有的则是参加在市级比赛,市里有场万人红歌赛,各个县(市、区)、乡镇,也都陆续开展这类活动。据他所知,仅市合唱团,目前就派出了二三十人,为一些单位、企业辅导合唱。

        提及越来越红的“红歌季”",邹跃飞认为,在新一代年轻人中,红歌已经渐渐被遗忘,其实,红歌中有很多经典音乐作品,借着“红歌季”,能让温州的合唱氛围更加浓郁,市民的欣赏水平也将得到一定提高。  记者 朱奕 项丹妮

下一篇:没有了
信息公开 浙江省教育厅 浙江音乐网  院领导信箱 网站管理  选课系统 教学园地 网站地图  老网站
Copyright © 2007-2015 温州大学音乐学院 地点:温州市高教园区温州大学北校区音乐楼 技术支持:捷点科技